【慕劍】走馬

慕少艾和劍子仙跡的迷谷往事。

前兩年寫的段子,大概是個大綱。但想說的都在裏頭,也懶得擴寫了。
經年累月,對少艾的想法很多,這個切面是我所能想象到關於他們最適切的模樣。

 

和一個人建立交情有許多方式,卻沒有人如慕少艾般,讓劍子仙跡一而再再而三用命去認識。

江湖最忌交淺言深,慕少艾救他的命,他們卻始終談著無關痛癢的風花雪月。

劍子仙跡的身體支離破碎,放不下江湖事亦是有心無力,傷得養,欲速則不達。慕少艾是他見過最不像大夫的大夫,扔著病人自己練拳,在一旁閒閒扯淡幾句,也或者對人置之不理,只是喝茶讀書,倦了倒頭便睡,醒了再端阿九煎好的藥湯過來看著他喝下。

峴匿迷谷裏,天淡雲閑,時間彷彿靜止。

看似不問世事,劍子知道,崖上的風雨那人自是清楚明白,只是不說。內心焦灼依舊,但他很承情。

 

新傷舊創將癒未癒,然而時機已至不得不為,慕少艾看著他將煉好的藥服下,笑道,藥師盡力了,你當走就走吧。就是又熬白了這麼多頭髮,劍子呀劍子,你怎麼賠我。

藥師說笑了。待此事完結,劍子為你烹茶賠罪。

呼呼,這真不是報復麼。

 

一茶之約未竟,慕少艾救了劍子仙跡第二次。

他們開始成為,能談起過去的朋友。那時依然算不上熟稔,劍子竟以為,慕少艾面上的雲淡風輕戲言謔語,都是真的。

劍子知道了他面上黥印的來歷,知道這盛世江山,也曾有人許過他的。可他不要。

萬丈勛名孤身外,百世經緯一樽中。

他想知道,那人這麼開口時臉上是什麼神情,那雙桃花眼底,有沒有笑意。
恐怕是沒有的。

 

拿魔心換人的最終,人換到了,談判同時破裂,殺聲四起。劍子仙跡無法想象那麼漂亮的眉眼如何能鋒利地迸出如鬼的眼神。

若非真傷了心,怎能有這般冷厲。
他覺得疼。

 

劍子仙跡與慕少艾成了能交換往事的朋友。
可也僅此而已。

自外於名祿,貪看美人美景,貪飲美酒貪笑貪懶又貪吃。
這樣的人,你能拿什麼打動他?

一壺酒,一張琴,一闋詞,一曲歌。他都有了。
劍子帶簫而來,簫聲幽咽,他不喜歡。

劍子仙跡欠慕少艾三條命。可那人什麼都不要。更無需他記得。

慕少艾不是什麼施恩不忘報的善人。他只是不在乎。

對他所愛的人赤誠付出直至一貧如洗,對責任道義在所不辭,如此而已。不想被以恩公二字銘記,不願被人念念不忘。

 

──你要真想感謝我,做頓飯就算報答了。每天吃阿九的焦飯麵糊,老人家受不了呀。
──少艾你又取笑我!
──耶,我找人幫你做飯,讓阿九少爺可以放心去玩還不好?

劍子只得苦笑著應,回去找人討教一二再來迷谷獻醜。

一別便成永隔。

後來峴匿迷谷成了荒谷再無人煙,劍子仙跡始終沒能做出一頓像樣的飯。
他知道那人不會在意。

他什麼也不在意。

 

Fin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